「牧」我想提醒自己是一個牧者,隨時知道要牽著弟兄的手回家。

「道」是我在「光的道途」上走的路,這條路是我確定的方向跟確定的道路。

「修」是我個人信奉的修法。修是轉化。


「我是誰?」、「為什麼世界上會有人?」、「為什麼我會再度的出生?」

這些問題自我有記憶以來,就一直困惑著我,我不斷的去詢問父母、長輩、老師、宗教人士……,而所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那些:「不要想那麼多、長大後你就會明白、小孩子不要亂問……」等等的回答。

既然問不出個所以然,我決心去尋找這些大哉問的答案,
在公益團體,他們說:人生就是要付出,要幫助有需要的人……
在原生宗教,他們說:人活著就是要做好事,要拜祖先、拜神明……
在A宗教裡,他們說:人生都是因為業,要好好行善唸佛修行,才會有好的來生……
在B宗教裡,他們說:人的出生是因為「原罪」,所以要信仰神……
在C宗教裡,他們說:修行就是每天要拜拜、要吃素、要叩頭、要懺悔……
在新時代裡,他們說:人生是來經驗的、你來世上是有你的任務的……

對於人生的答案,我愈找愈糊塗、愈找愈無力,在絕望時,我向祢傾訴:這一路上的尋找,我的心累了,我已無力再尋找,若祢真的存在,請不要給我希望,最後卻是絕望的路;若祢真的存在,請指引我一條路:在宗教之外卻能解脫生死的成就之路。

祢,應允了我,「光的道途」出現在我的生命裡,你的訊息教導我:
修煉,不只是做善事;修煉,不只是祭祀;修煉,不只是唸佛吃素……
修煉,是自覺的、是明白的、是覺知的,我不只是行為者,同時也是那個觀照者,觀照著視覺、聽覺、嗅覺、味覺對應外在的人事物,而引起內在的情緒與念頭,而我也是那個看著它起、看著它落的人。
人生,不只是來經驗的。經驗如果無法產生智慧,生命將會一直重覆著類似的課題,直到產生智慧或學會放下,那個課題才會結束。

這些年來的學習,我漸漸地的明白,人生的問題往外尋找,將是永遠無解的,很有可能那些問題,只是我逃避「自己」的理由。人生的答案只有向內探索,人生的答案「在內不在外」,這條向內探索的路,是名「光的道途」。